實踐參與式預算,龍潭村民協力克服「倒垃圾困境」

2020.07.07 | 13:15 PM    作者 │ 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    報導地點 │ 雲林縣 東勢鄉    瀏覽次數 │ 104 檢舉文章

#龍潭村參與式預算進行中

#圍圈民主討論

 

實踐參與式預算,

龍潭村民協力克服「倒垃圾困境」

文/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


■你有辦法每天倒垃圾嗎?


  「倒垃圾」是一件每個人生活中都會遇到的小事,但在龍潭村,這件「小事」卻是許多村民日常生活中存在已久的困擾。

  龍潭村民有相當高的比例是年邁的長者,行走能力和聽力都不如過去便捷敏銳,再加上垃圾車無法駛進村內的某些狹窄巷弄,更增加了長輩們「配合垃圾車按時倒垃圾」的困難度。

  另一方面,由於許多村民都以務農為生,「垃圾車來時還在田裡工作,無法回家倒垃圾」也是許多村民有口難言的困擾。

  因此,對許多龍潭村民而言,都市人習以為常的「每天倒垃圾」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能每天倒垃圾,那又怎樣?


  如果只是偶爾一兩次沒趕上垃圾車,或許還可以等到隔天再倒就好。但若是有相當比例的村民都常常連續好幾天都沒辦法倒垃圾,那麼,這些垃圾就難免會「另尋去處」了。

  在我們進行挨家逐戶訪談的過程中,就多次聽到有村民反映「有人會把家裡的垃圾打包之後丟進田邊的排水溝」,甚至,也有部份村民私下承認曾經在自家庭院焚燒不可燃垃圾。

  顯然,「倒垃圾不便」不只是個別村民感到困擾,也已經連帶影響了社區整體的環境整潔和空氣品質。


■為什麼「倒垃圾」困擾大家這麼久?


  儘管多數的村民都對倒垃圾感到困擾,但是,找出解決方案卻不容易。

  曾經有村民提議:希望能在出門前把垃圾放在家門口,由清潔隊員沿路下車把垃圾丟掉——這個方式雖然讓村民輕鬆方便,但卻會讓清潔隊員的工作負擔暴增,也容易讓垃圾車停滯更久、更難準時清運。

  也有村民提議:雖然村內人口高齡化、大多務農,但各聚落多少還是會有幾戶人家是「下午固定有青壯年人在家」的,如果他們願意主動協助附近鄰居倒垃圾,問題就可以減輕不少——這個方式雖然不會增加清潔隊員的負擔,但是卻可能帶來人際互動上的負擔甚至埋下糾紛,此外,一部份「住在聚落外圍而沒有鄰居」的村民也無法適用這個方式。

  還有村民提議:向鄉公所建議,恢復子母車清運模式——雖然避免了前兩種方式的缺點,但過去垃圾子母車附近常出現環境髒臭的問題也可能重演,子母車的設置地點也是個傷腦筋的問題,鄉公所能否配合?


■在參與式預算的民主討論中,激盪出什麼新的火花?


  針對倒垃圾的困擾,村民們提出了各種構想,但每一種構想都各有利弊,無法直接堆疊成一個充分可行的解決方案。

  幸好,在7/4晚上的全村共識會議中,大家開始聚集在一起逐一討論各種構想背後的利弊得失。

  再加上,有位深受「住在狹窄巷弄深處而難以倒垃圾」的年邁長輩出席會議,詳細描述了自己的親身經驗,大家傾聽後,在圍圈討論的過程中開始以同理心角度思考「村裡有此困擾的人這麼多,如何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大家不斷針對解決構想進行調整、補充配套做法,最後形成了一個階段性的改善方案:

  在垃圾車難以抵達的狹窄巷弄口,設置一個「垃圾暫放籃」,專門讓巷內住戶放置垃圾,但只能在垃圾車抵達前半小時左右開始放置垃圾,並且必須將垃圾確實打包好,以免四散造成髒亂,「垃圾暫放籃」由巷內住戶共同管理、維護清潔。同時,由村長向鄉公所溝通協調,若是偶爾遇到無人在垃圾暫放籃旁等候垃圾車,也請清潔隊員幫忙下車清運。此方案先試行一個月,如果維護不善造成公共環境髒亂,則撤除垃圾暫放籃。


■透過參與式預算為何能找到解方?


  同樣一群村民、面臨同樣的困擾,為什麼長久以來都找不到改善方案,卻能夠透過聚集民主討論找到共識?

  過去,村民們都只能各自面對自己遇到的困境、各自根據自己的經驗感受去思考構想,因此,勢必會各有偏重、各有利弊。而透過參與式預算召開全村共識會議後,大家終於能夠跳脫「各自想像」的狀態,開始傾聽其他村民的不同狀態和不同困境、開始相互同理、共同面對面逐一討論各種構想背後的利弊得失。

  也正因為如此,才能讓許多「早就被想到,但沒有機會被深入討論」的構想被眾人的智慧填補得越來越周全、越來越可行。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1807
新聞標題
實踐參與式預算,龍潭村民協力克服「倒垃圾困境」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