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上帝的角色

2017.04.10 | 23:23 PM    作者 │ 公民記者 謝明海    報導地點 │ 臺北市    瀏覽次數 │ 171 檢舉文章



扮演上帝的角色





社運及NGO名人何宗勳,在臉書上感嘆說,最近一些朋友臨終中所衍生的問題,讓我對人是否可以透過「安樂死」決定自己的生死有一些思考。 何宗勳年紀輕輕有如此領悟是有智慧的,因為死的是病人,不一定是老年人先死。


他想在最後幾年工作來促成這樣討論, 他認為社會上如果無法認真地來討論,很多的不幸與痛苦依然會持續下去。 目前反對安樂死的很多原因當中他提到以下兩點:

l.安樂死建反自然定律。我們有種保護生命的傾向,安樂死就違反這種傾向。
2.
安樂死是在扮演「上帝的角色」,違反生命尊嚴的原則。


反自然定律沒甚麼不好,這個企圖是人類進步的動力之一。不過今天不談這個。


能否取得合法的安樂死的權利,當然必須由專業醫師判定,不是任何人想死就可以安樂死,沒有醫師的認可那不叫安樂死,那叫做自殺。我是陳秀丹醫師的信徒,陳醫師這幾年的努力推動,讓台灣很多人懂得勇敢面對死亡。勇敢面對死亡的人越多,安樂死的討論才越有意義,也才有通過的可能。

https://www.facebook.com/shewdan?fref=ts


大部分人對安樂死議題毫不在乎,死都死了還管他安樂不安樂,只要他不想安樂死誰也無法逼他。宗教團體認為安樂死是在扮演「上帝的角色」,這才是最大的障礙 ,讓想安樂死的無法好好安樂的死去談安樂死不可能一蹴而及,必須先對病痛和無效醫療有一些瞭解,尤其是當家中長輩晚年頻繁進出於醫院和急診之時,你無可避免的會去思考生命最後的意義和尊嚴這個問題。


老人生了重病,如果不敢面對自己的死亡,生或死交給上帝就好,不該請醫生救他醫生不得不扮演上帝的角色,至少是違背、對抗、拒絕蒙主寵召的恩典,醫生替他和上帝拔河,至少讓他等下一班車如果因為宗教的理由,他們可以嚴格規範相同信仰的教友,無權干涉和他不同宗教信仰的人該如何生如何死。以為只有自己的宗教才是對的,這也是一種歧視。


老了生重病不進醫院急救,老人無效醫療健保不給付,大醫院的醫生才可能根據醫師專業和道德良知勇敢的做判斷 。不然救活人和救死人,醫院一樣有健保收入,這也是業績。健保給付辦法的修改這一關必須先過,才可能談安樂死。


臺灣健保年年虧損,卻慷慨的提供吃到飽的「死亡套餐」酷刑,一旦進入加護病房還不能單點,必須接受全套服務,急救、插管、電擊、CPR、再電擊,甚至聞到燒焦味或肋骨斷裂聲,偉大的醫生總算救回了死者的心跳,卻是還得依賴呼吸器,不幸的病人變成植物人等死。


臺灣健保世界第一,尤其是針對將死之人。


陳秀丹醫師『向殘酷的仁慈說再見』書中第221頁:一旦確認病人的病情無法控制,死亡已經是無可避免,醫生會召開家庭會議,告知家屬取得共識,然後進行呼吸器、洗腎等維生設備的撤除。在很罕見的情況下,若經家屬會議仍得不到共識,醫師們還是會將維生設備移除,理由是『我們不作愚蠢的事』,『延長死亡時間只會給病人帶來痛苦,這絕對不是病人所希望的』。(可惜,這些情形在台灣不會發生)

https://www.peopo.org/news/97513


臺灣話死亡叫作『過身』,死亡就像睡覺一樣,只是沒有醒來。平常在哪張床上睡覺,就在哪張床上死亡,對長輩來說一定最為安寧。偏偏台灣有奇怪的習俗,斷氣前必須移到客廳,簡單鋪個草蓆睡在地上『等死』,真是大不孝啊,大不孝。藉由現代醫療技術,讓病人回家後才斷氣,技術上大致可以辦到,就像阿丹醫師說的例子,病人離開醫院的同時,就可以通知至親好友到家裡溫馨陪伴,用真情替他送行,這應該是最文明的慎終追遠儀式。其他都是多餘。


本文一再強調老人,也只談老人,不參與宗教的爭論。年輕的人,如果上帝或老天爺愛他自然會讓他度過難關繼續後面的生命。當然如果本人、家屬或醫生都認為救活可能是更殘忍的折磨,那麼無論甚麼年齡的病患也應該有享受安樂免於更大痛苦的權利。



還有更多關於死亡的討論,歡迎閱讀參考。

https://www.peopo.org/list/post/24064/1231/all



公民記者 謝明海 2017-04-10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899
新聞標題
扮演上帝的角色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