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野島剛遇到李登輝

2017.03.09 | 01:46 AM    作者 │ 董恒秀    報導地點 │ 新竹市    瀏覽次數 │ 1,986 檢舉文章
野島剛說,李登輝是日本最受歡迎的外籍政治人物,他一口典雅的明治至大正時期的日文深深虜獲日本人的心。話說這等古典涵養在年輕一輩的日本人已不多見。他觀察到李在日本的聲望超乎尋常地高,反之在台灣則讓人訝異地過低,與其政治成就不成比例。

目前在日本的書市關於台灣歷任總統的書,當然是李登輝賣得最好。其次是蔡英文,總統就任不到一年已有四本關於她的專書,足見當前日本人對台灣政治動向的關心。陳水扁並未獲得很大關注,僅一本。至於馬英九則零。

野島剛1988年唸大二時獲邀參加一場由台灣政府主辦的招待旅行,那一年他意外握到剛由副總統升任為總統的李登輝的手。1991年在師大進修中文三個月,此時對台灣產生的好印象,使他日後對台灣問題關心。2001年任職《朝日新聞》期間,主管要他追逐李登輝的訪日行程,李以治病的高明理由前往日本,吹起日本輿論、政界一池水。就這樣野島剛在飛機頭等艙第二次見到李登輝。

在飛機裡當他聽到李登輝說:「簽證啊,やっとこさ(終於)下來咧」,竟有微微被電到的感覺!他就這樣「漂亮地」掉入李登輝連「日本人也能呼攏的話術中」。他同時觀察到李登輝為了達到目的,連自己的病都可以拿來活用,這樣的政治技巧真是讓他咋舌到無話可說。

李登輝這一趟日本行敲醒日本人自1972年與台灣斷交後對台灣的停止思考。(更全面地甦醒是2011年東日本大震災台灣人巨大的捐款)

司馬遼太郎形容李登輝是「宛若大樹直接斧削而成的人物」。野島剛幾次訪談李登輝,每當這棵笑容滿面的「大樹」帶著笑容從自家二樓走下來的那一瞬間,他的心就會激盪不已。

野島剛書寫時會把自己放進去,所以文字很有溫度,但他又很客觀、不帶意識形態、不站在特定立場講話,因此讀者閱讀時不會有同溫層的感覺。也就是說,他誠實說出他的觀察與感受,不討好讀者,因此我們可以藉由他的眼睛獲得另一層次的觀看,因而有多角度的瞭解。

身為台灣人,我們是否曾想過「台灣本身,便是亞洲的縮影」?「台灣掌握著南海問題之鑰」?這在他甫於台灣出版的書《台灣十年大變局》都有深入的探索。有些話我們自己講就不免悲情(沒辦法,實情就是這麼無耐),但經由外國人說,就帶有那麼一點魔幻寫實加幽默。比方,野島剛在書裡說:

台灣是個「例外與虛構之地」。它有趣的地方正在這裡,但困難之處也在這裡。正因為是例外,所以不管談論什麼話題都必須要先加上一番長篇大論的開場白,否則就難以表達清楚。正因為是虛構,故而難以用寫實的方式去表現。。。台灣保有國家體制的同時,卻又不能使用世間一般通論的前提來加以討論。在日本和台灣之間,以「國對國」這種基本的國際關係為前提來交往是行不通的。中國與台灣的關係也不是「兩國關係」,而是處於內戰狀態。可是,兩者實際上卻又沒有在交火。。。在國際的運動大會上,台灣人是以「Chinese Taipei」這個令人一頭霧水的名稱出場。在會場上,台灣的人們揮舞的是中華民國的國旗,喊的則是「台灣!加油!」沒有人在喊「中華民國!加油!」或者是「中華台北!加油」。。。讓人忍不住瞬間在心中喃喃自語:台灣,到底是什麼?

而《台灣是什麼》正是日文原書名。2016年在日本出版的這本書,年代上有著有趣的對應。1986年解除戒嚴令和黨禁、報禁,是台灣民主化的起始點;1996年首次實施總統直選,2016年第三次政黨輪替。顯示民主化進程不長、亦非「正常」國家的台灣,每八年就有一次漂亮的政權交替。野島剛說,「就這方面而言,台灣可說是民主化的優等生;所有想要理解兩黨制的人,首先都應到台灣來觀摩才對。」

野島剛以記者臨場感的筆觸把近代史與十年來台灣的政治劇場溶於一爐,因此既有思索的深度也有故事的趣味。同時他所提供外國新聞專業人士的視角,使我們閱讀時有如在同一棟屋子打開新的窗口般清新,新的視景也產生微妙的新義來。野島剛這本新書很受日本讀者青睞,說不定在書市上與李登輝的書同放光彩呢!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840
新聞標題
當野島剛遇到李登輝
記 者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