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坦克開上玻璃櫃 最年輕的資深收藏家玩出一片天

2017.02.23 | 18:26 PM    作者 │ 李雲深    報導地點 │ 臺北市    瀏覽次數 │ 652 檢舉文章
衣櫃上的彩繪玻璃
走在狹窄暗黑的台北赤峰街上,連接幾家汽車電機或冷氣修理店面的往往就是一間創意料理、甜點店或服飾櫥窗,這種奇異的組合,醞釀出一種獨特的氛圍,難怪赤峰街成了大稻埕之外,台北最有魅力的特色街巷。

但迷人的不只是文創小店,而是裡面的人。和老友在暗夜小雨裡造訪收藏老玻璃櫃的小店,遇見年輕老闆坦克(TANK),台灣目前訂製玻璃櫃收集最豐富的收藏家。坦克是戰車,有堅固不可破的感覺,卻搭著小心碰撞的玻璃櫃,達人的暱稱與收藏,很有趣的意象組合。

坦克姓吳,其實大家都叫他英文名字TANK WU,玻璃櫃收藏家,也是「老式.這樣生活」創辦人。今年才34歲。

2016年大概是TANK WU從事老玻璃櫃收藏生涯以來,能量急遽爆發的一年。三月在金華街罐子茶館的一場展示,獲得廣大的迴響;五月帶著18件老玻璃櫃到香港展覽,更是獲得香港高度關注,雖然叫好不叫座,卻被一位中國客給看中,全數購入。

運送這些老玻璃櫃到香港及北京的過程,有如一場易碎物品的冒險之旅。由於運送這些易碎物品,很容易超重又體積不小,TANK WU因此在臉書詢問臉友,有沒有願意幫忙運送者,願意提供一個名額的來回機票和住宿。這項詢問立即在網路上被瘋狂分享,也打開他的知名度。

要平安運送這些老玻璃櫃,有如一場不可能的任務,除了拆卸及層層的保護包裝以外,運輸交通工具盡量選擇平穩為主,例如坐火車就是一個好方法,然而,要如何通關有時候更是一個難題,所幸他都一一克服難關。到達目的地之後,運送者並非就可以鬆一口氣,一方面要讓客戶檢視是否個個無恙,還要展開玻璃櫃組裝的工作。以到北京為例。他們抵達時是上午九點半,驗收後立即展開組裝工程,客戶宴請他們當天晚上六點吃飯,結果一直組裝到晚上八點才完成。可見工程之細膩繁瑣。

雖說年紀輕,但TANK WU收藏老玻璃櫃迄今,卻已經有17年的功力。

坦言不喜歡讀書的TANK WU,18歲那年,走進一家天母古董店,和老闆相談甚歡,彷彿前世就是做這行的,老闆對於他第一次接觸古董,即能侃侃而談,感到十分意外且欣喜,便收他為徒,展開九年的古董學徒生涯。

在這些古董之中,他獨鍾於老玻璃櫃。一直到27歲那年,老闆的兩個兒子學成歸國,而且都是學設計的,他心裡知道,真正傳承古董商的人要回來了,於是他離開了這家古董店,展開自己的收藏生涯。老闆相當有人情味,並不藏私,離去前送他古董店往來客戶的名單和地址。於是,TANK WU靠著這些名單,一一拜訪,推銷他收藏的老玻璃櫃。

像不像武俠小說的情節?有師父和武林秘笈,單匹走江湖的人生。

為什麼是收藏玻璃櫃?其實玻璃櫃是台灣早期民間藝術中的其中一項,必須訂製。年紀輕的人可能沒印象,早年台灣百業中,客人進入店裡第一眼看見的,往往就是陳列的玻璃櫃,玻璃櫃裡的商品用著各種姿態擺在客戶眼前。例如茶行、銀樓、中西藥行或者柑仔店。或者一些家庭用品,例如用玻璃面板當門面的衣櫃,玻璃上還裝飾有古代中國女子的畫像。

這些訂製的玻璃櫃,隨著需求漸少,八零年代停產,現在已經是難得的工藝品甚至是藝術品。TANK WU的任務,就是尋訪台灣各地玻璃商,這些店家或收藏者,他幾乎都走遍了,蒐羅並重新整頓了許許多多的玻璃櫃。目前他總共收有4、5百件的物品,可稱是台灣最完整的收藏寶庫。

這些玻璃櫃絕對不是收藏到手後就擱在一旁,追求完美的TANK WU,常常對其進行長時間的研究、拆解、清潔和重組,重生後的玻璃櫃,彷彿綻放著新生的光芒,回到當年光彩煥亮的歲月,而坦克吳身上大大小小的割傷,就是玻璃櫃重生的紀錄。

專心投入玻璃櫃收藏的TANK WU說,他現在的願望,已不只是收藏,而是由自己把這些玻璃櫃做回來。他說,中國前三大名收藏家曾經告訴他,設計師在工作上可能會早點獲得物質的回饋,但藝術家和設計家的差異,則在於觀念,以及藝術生命的延伸。這句話,讓一位收藏家,決心走上一條藝術家的道路。

不過,TANK WU這家收藏老玻璃櫃的店面,近日要搬家了,所以整個空間陷入一片混亂。他在臉書丟出拍賣的訊息,除了幾件他刻意保留的作品外,將開放外界購買。在新的工作空間,會有他新的收藏與創作天地。#
  • 快消失的台灣民藝 玻璃櫃

    玻璃櫃的拆卸及組裝是一門學問

  • 收藏玻璃櫃等古董的店即將搬遷

  • TANK WU忙著搬家及整理收藏品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810
新聞標題
當坦克開上玻璃櫃 最年輕的資深收藏家玩出一片天
記 者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