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我作為顧客感受到的中國狼性 上篇

2016.11.24 | 17:44 PM    作者 │ 瘋言風女 WandaLT    報導地點 │ 北美洲 美國    瀏覽次數 │ 277 檢舉文章
免責聲明:小女子的瘋言風語許多是來自內心猜測與觀點,實情為何還請網路大大們一起探究。

一出法拉盛地鐵,就會有種回家的感覺,這種突兀的感覺並非說明我是中國人或是台灣人,而是我來到華人的領地。

我們常常說中國人有「狼性」,對於「狼」的想像是看起來很帥氣實際上很兇狠,遇到獵物咬死再咬死。

許多人會說,自己曾去過中國,中國年輕人有狼性,怎樣怎樣怎樣吧啦吧啦吧啦,但是這如同上一句我的想像,終究只是概念而已。


(差點忘了提醒,文長慎入)

因此容小妹簡略形容自己的體悟。


一下法拉盛地鐵,有一種回家的感覺,這種突兀感並非輕易地以我是中國人或我是台灣人就能帶過,而是,我踩到華人的領地。

注意,是華人的領地,不是日本,也不是韓國,是華人的領地。

其實我有一瞬間以為回到台灣,但是我遇到幾個台灣室友,她們卻是感覺來到中國。

我認真思考兩者差異,我想,我猜,大概是因為我們曾經到過的地方不同吧,所以對於台灣的認知竟然有差距。

會給我回家之感,是來自於「擁擠、快速」這兩大感受,相似台北的「快速、密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中文滿街」。


我曾看過一位部落客是這樣描述美國人如何區分亞洲國家。

如果一個人撞到人,會道歉的是韓國人。

如果一個人撞到東西也會道歉,讓美國人感到有趣的是日本人。

如果一個中國人不管撞到東西還是撞到人⋯⋯


就「走」了。


其實,看到這篇文章,心有所感,如果別人撞我,我的確會快速走過,因為我不介意,但是如果我撞到人呢?貌似真的越來越少道歉,尤其是滑手機滑得正開心的時候,嘴上嚷著抱歉,就直接略過,既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眼神交會,還曾經因此被一位老太太大罵沒禮貌,當下覺得丟臉惱羞成怒,除了紅臉說著「對不起」以外,心裡也反省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麻木?


如果以此區分,狼性會不會其實在台北潛移默化呢?


法拉盛位於紐約州東方,曼哈頓東方,充斥各種你聽得到中國口音,掛著「台灣XXX」的招牌不多,應該說,在那一條我們短短走過的主要幹道,只有一家「台灣肉粽」,看得我直流口水。


以歷史來看,中國人曾經到美國開墾,跟黑人一樣的奴隸等級,後來台灣商人到美國發展,最後中國崛起,十六億人口中的富豪搶著把子孫送到中國,現在,想聽到一句台灣口音竟是如此困難。

怪不得川普想要針對移民和中國。(非法移民不只中國,還有非常容易走路越界的墨西哥。)


狼性最具體展現的地方,莫過於「交易」。


我就先暫時假設法拉盛的華人是中國人,我遇到那些店家也是中國人,畢竟口音真的很像中國人,店家卻掛著繁體字,所以我真的分不出來到底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


對於中國人來說,生意這種事就是「買」、「不買」而已。

品質,是什麼?能吃嗎?

服務態度,要嘛就買,不買就拉倒,沒錢不要來。


這樣說可能太抽象了,讓大家以為有錢就能成為大爺。

對於法拉盛的華人而言:

如果你有錢,你就是一塊香噴噴肥滋滋剛上桌的菲力牛排。

一上桌就光了。

如果你沒錢,你就是一條丟在地上瘦巴巴的牛肉條狗點心。

丟給狗還不吃。


開口閉口都是錢錢錢錢錢錢錢錢錢。


去outlet血拼時,你也可以聽見「這怎麼這麼貴啊?」「這麼貴誰要買?」「哎唷,這打折還這個價錢。」


案例一:

來到紐約,熱愛血拼的女孩們,即使不愛血拼的男孩們,也都會想去的 Woodbury Outlet 說什麼也要停留一天。

沒有駕照的人就會遇到交通問題,因為地鐵到不了,公車轉乘又麻煩,計程車又貴,於是乎,法拉盛有一筆生意叫做「購物專車」,專門送你到 Woodbury Outlet 來回,按照超不專業的民宿老闆娘指示,總算來到搭乘地點。

有兩個阿姨沿路攬客,我隨便挑一位上車,反正價錢只要是民宿老闆娘建議「15美元來回」即可,我才剛走進藍衣阿姨,她問了句:「去購物嗎?」

我點點頭,她就招手:「來、來、來這裡。」

我當然是乖乖跟著走,此時黑衣阿姨上前了,擋在我前面。

登登登,狼性出現。

「你來搭我的,我是轎車,她是大巴,怎麼也不舒服。」

藍衣阿姨已經走到遠處,說不清是看著我,還是瞪著我,只好又走回來:「她那台破爛小車,怎麼會有我們巴士穩呢?」

我往後一看,那台黑色休旅車其實保養得還不錯,但是我想自己應該會大包小包回來,還是選擇大巴士,因為人潮沒多到一個人只能坐一個位置。

如此公然抨擊對方,這算是一種較勁吧?

一匹狼為了食物,可真是完全不給面子,誰搶到誰先贏。


案例二

第二天,我想去另一個搭車地點到大西洋城,打到巴士辦公室問:「請問你們有網站嗎?因為傳單上的位置跟你們報的位置有出入,我可以自己定位。」

電話中的小姐一直鬼打牆:「沒有,妳就是要找東方超市和勞工局,找不到我也幫不了妳了。」

我心想,見鬼了,我就是定位不了那兩個大目標,問路人也得不到答案,才會一而再,再而三打過去,結果,妳居然說,妳幫不了我。

會找到那家公司的筆因也是查到台灣人寫的部落格,上面的傳單可能年代太久,只有公司電話是對的。

好吧,山不轉,路轉,我最後一次打過去,請她麻煩把路名直接拼給我聽,在她的一陣「這麼簡單的英文還要我拼,英文不好還要我重複這麼多遍」不耐煩語氣之下,我倍感羞辱的掛上電話。

沒關係,只要我能夠去大西洋城,什麼都好,但說實在的,這種被當成狗糧,狗連聞都不想聞的感覺真的爛透了,難怪他的巴士生意這麼差。

狼很貪心,像我這種散肉一次就沒了,那種每天來回法拉盛的熟客才是他們的目標。


案例二中的案例二

找路到大西洋城地點時,我總共問過兩個路人。

第一個是前一日搭車去血拼的藍衣阿姨,她一聽我不是要搭車去購物的,立刻退後三步,閉嘴、抿唇、臉色難看。

跟前一日招手、笑臉、熱情講解完全不同。

這時,黑衣阿姨又上前了:「你要去的那條路從這裡往前走。」

我再三道謝後,往那條路走三分鐘,為了避免方向錯誤,又問了第二個路人,他們完全一臉茫然。

我只好搬出「大西洋城」四個字,她們的臉色就不只茫然了,而是上下打量,帶著一種「好奇、不認同」的意味,偏偏又不問出來。

最後,我只好打過去巴士公司辦公室。

你們猜,發生什麼事了?

黑衣阿姨完全報錯路。

聞不到腥味,就離開。


案例三

完全讓我倍受羞辱的案例三,我不知道原來老闆做生意可以這麼眼睛長在頭頂上,完全令我望塵莫及。

它是一家電信業者,我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主動走進去給人家瞧不起。

詳情請見「我在紐約法拉盛作為顧客感受到的中國狼性 下篇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580
新聞標題
[美國]我作為顧客感受到的中國狼性 上篇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