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公投給澎湖的考題

2016.10.15 | 13:43 PM    作者 │ 莊豐嘉    報導地點 │ 澎湖縣    瀏覽次數 │ 2,179 檢舉文章
促賭大遊行用牛車在前頭開路,難道是預言了澎湖的進步牛步化?   圖:串樓口採訪團隊
文/莊豐嘉

已故藝術家趙二呆,人生的最後落腳在澎湖,他曾描述朋友聽到他將搬去澎湖定居的反應,是用懷疑的眼光,用驚異的口吻,還有憐憫的語調:「為什麼去那種地方?那是沙漠;台北混不下去了;澎湖的生活低一點;那地方的風大水鹹,能適應嗎?」

趙二呆這段描述,已經是25年前的事,但許多人至今或多或少仍抱持著同樣眼光看待澎湖這座島嶼。

就在澎湖博弈公投的前幾天,一個清朗的上午,約十點多,在澎湖馬公商港旁的案山社區,一位光著上身、穿短褲,身材短小精幹的老外牽著兩隻杜賓狗,悠閒的在碼頭岸邊散步。看來不是遊客,而是定居了一段時間。

一位因為去年來幫澎湖青年陣線冼義哲輔選立委後,便留在澎湖的台北年輕人阿泰說,來這裡後,覺得生活蠻悠閒,剛好有一個販售文創的工作需要他,便留了下來。

Nancy,是這次澎湖三個主要反賭團體的交集,她也來自台灣。幾乎所有的活動執行,最後都落到她身上,因此想了解博弈公投的各種情況,問她就是了。在澎湖讀書,卻因此成了反賭運動的核心人物。

資深媒體人張弘光和她的妻子廖璟華,因為親戚緣故來澎湖辦報,不久因路線原因,自行出來辦了一個獨立媒體「貝傳媒」,成了定居在澎湖的新媒體人。他們不僅辦媒體,還試著買農地種葡萄園,他們來澎湖開創新天地。

民宿老闆阿凱,國小時候和表弟同班,表弟永遠是班上第一名,他自己則是永遠的最後一名;能夠從專科學校畢業,是靠著全勤及每天接送老師回家的苦勞而過關。在澎湖經營民宿的他,有空就去衝浪,也考了一些相關的證照,在這裡生活得相當自在。

廣義上,他們至少都是半個澎湖人了。

相對於這些不約而同來到澎湖的台灣本島人,更多的澎湖人離家到台灣工作,有教授、醫師、記者等等,但他們就算戶籍已經不在澎湖,對此次的博弈公投,依然保持著熱切的關心,因為他們在這塊土地成長,澎湖的狂風與陽光,曾經如此深深烙印在他們的心中。

澎湖最有運動實力的海洋公民基金會執行長翁珍聖說,澎湖一年有四個月狂風大作,不適合旅遊,但也剛好讓澎湖的海洋及生態獲得徹底的休息和養護,也因此當遊客於合適季節來澎湖觀光時,可以看見美麗的海洋和沙灘。他說,如果好好經營那八個月的生意,足以養活不工作的日子,這不是很好嗎?

但事情沒那麼單純。外地人來此圖個清靜悠閒,許多澎湖人要的卻不只如此。相較於台灣南部縣市,澎湖房價並不便宜,近來漲幅更是全台第一。澎湖的發展其實沒那麼悲涼,一旦有財團願意投石問路,要找到響應者,又有何難!

沒錯,年休4個月,聽起來真的很不錯。問題是,有些澎湖人認為,澎湖還可以發展得更好,賺更多錢。所以,他們把腦筋動到賭場。前民進黨黨部主委鍾清全說,金門有酒廠,所以金門人福利特別好,而賭場就是澎湖的酒廠,他認為可以為澎湖人帶來年領8萬元的好康。

好笑的是,連他們都覺得,賭博不是一件好事。促賭方的標語寫著「只要賺錢不要賭」,而且會在執行上禁止澎湖人進賭場賭博。這顯示他們很了解,澎湖人對賭場的觀感實在不好,才會用這樣的轉彎訴求。

促賭方舉辦遊行時,召集人陳猛坦承許多參與年輕人是他們用錢請來的工讀生。這些參與工讀的學生,看到鏡頭紛紛拿起標語看板遮擋,或者乾脆戴上口罩。對於多數以賭博為羞恥的民眾而言,他們會投下贊成票嗎?

然而反過來想,博弈公投固然引來澎湖人的爭議和憤怒,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它就像一道考題,每三年考一次,但題目比較像這樣:「澎湖人,如果你不要賭場,那澎湖能幹嘛?」

對於這樣的問題,從外地來定居者,或許可以給一點不一樣的答案。#
  • 雖然面對海灣美景,但這些建築卻傷了遊客的眼睛視覺。 圖:莊豐嘉

    澎湖發展觀光卻和風景格格不入

    在山水海灘後面,矗立著一棟棟驚人的彷國外民宿,讓原本純樸的漁村,顯得假假的。這些人為破壞,恐怕才是澎湖人必須進行的美景保衛戰。博弈如果是個假議題,這絕對是真正的嚴重問題。
  • 黃金沙灘在陽光下顯得特別動人。圖:莊豐嘉

    澎湖到處是貝殼沙灘

    在台灣本島,如果能夠找到一條貝殼沙灘,就會讓遊客興奮得不得了,但在澎湖卻到處都是由貝殼砂組成的黃金沙灘。
  • 澎湖無處不廟宇,而且都顯得雄偉,並且很有特色。圖:莊豐嘉

    海邊多廟

    澎湖最常見的廟噢,並非信奉媽祖的天后宮,而是道教的北極殿。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390
新聞標題
博弈公投給澎湖的考題
記 者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