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所田野筆記-編號300

2019.11.17 | 21:19 PM    作者 │ 玉足    報導地點 │ 其他    瀏覽次數 │ 84 檢舉文章
(前言)
300,一個公共危險罪的收容人,也是長期吸食海洛因的毒品犯,HIV、梅毒、B肝、C肝、精神疾病,有暴力跟自殘傾向,食量大,也力大無窮。剛開始到所內的一個多月,大家快被他弄垮了。

不管誰跟他住,只要一點不順心,就會攻擊照顧他的人,報告鈴也拆了、電線也斷了,連插座面板都弄碎,並割傷了同房收容人,以及不斷自殘,把牆壁撞的血跡斑斑,連同房的走跳江湖頗久收容人都嚇哭了。

一開始,長官還不願意讓他獨居以及固定保護,每個人都很痛苦。當時在中央台做代理主任,終於在長官同意下,一群人穿上防護衣,綁了他兩次固定保護,護理師打了一支鎮定劑,沒效。他在外面藥物濫用過頭,什麼藥物都沒效果,最後連HIV都寫申訴抗議了,好不容易才讓34獨居。

鬧了一個多月,精神科醫生終於把身心科藥物加重,鎮定劑也加重,吃飯的碗變成紙碗、紙杯,湯池換成嬰兒用的矽膠湯匙,藥物逐漸發揮效果,300變安靜了,除了中間帶出舍房,偶有對同學和主管的零星攻擊,以及一次拿著不知哪來的利片把自己的手腕像拉小提琴一樣來回割,噴得整房都是血,外醫縫了十多針以外,起碼不是鬧24小時的,一個人的不斷大吵大鬧,在擁擠的監所,尤其是違規房,是很容易帶起連鎖效應。他每天鬧2小時,起碼換得管理員22小時的喘息。

又過了幾個月。

(104.5.20田野筆記)

300越來越昏沉了,幾乎一整天都在睡,叫了以只有睜開眼一下,上週身上長了一大片濾過性皰疹,舌頭也越來越白了,我很驚訝的跟場舍主管說,「學長,300不是一整天都在睡嗎?怎麼越睡免疫力越差?」,學長沒好氣地回應:「免疫力怎麼會好?每天都在睡,都不動」。現在每天中午都開34出來,洗完澡後就讓它繞場舍走走,增加活動力。

我直覺這樣下去不行,今天去跟護理師討論,也跟所長和科長報告,護理師說5/5感染科醫師才剛幫她驗過CD4,報告這兩天應該會出來,我說,他這樣應該是發病了,再不吃藥可能也活不久。

護理師說,衛生科打了兩次報告給地檢署,跟她說這個人有自殘、傷人傾向,建議保外就醫到醫學中心住院,但是地檢署不願意,回覆都表示「該員曾冒名頂替,若交保恐有藏匿之餘」,要所內加強戒護,

300每次出庭,大家都加強戒備,中央台主任總苦口婆心地跟他說,「34,你這次出去要乖,你不乖法官怎麼會讓你交保呢?你這次出去不要再去撞牆了知道嗎?」

護理師也苦笑,「我們怎麼加強戒護?但衛生科長說得也對,像他這樣子,出去對家人和社會也是危害,或許生命真的就該在這裡,那就這樣吧。」

午休時間,我們的對談就在這裡結束了。依護理師說的,我請場舍學長每天中午開出來,讓同學幫他洗澡前,先幫他量血壓和耳溫。能吃、能回應、能上廁所,那就OK。我們已反映他在舍房中不尋常的狀況,其他的,就由衛生科來處理。

我也報告教區科員300狀況,為避免感染(我們身上的細菌去感染免疫力過於低落的她)本週就不讓他出來上課了。

晚上,護理師說的話不斷在耳邊回繞,有點感嘆,面對這樣的生命,說真的,在所內往生,或許是他最好,也是對社會和家人最好的結局。但是在哪個管理員的班往生,那個管理員就可憐了,而且他們家屬又很廬,不願給他錢就醫,有對所內又一堆要求,往生後會不會又來個名為抗議實則要錢的劇碼呢?



那又是人間一齣黑白劇的後話了。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1703
新聞標題
監所田野筆記-編號300
記 者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