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該不該冒險?

2016.07.24 | 18:24 PM    作者 │ 大黃    報導地點 │ 不分區    瀏覽次數 │ 1,154 檢舉文章
初春這日,背上相機,探進即將拆除的廢墟冒險。
爬窗出頂樓,倚靠在龍眼大樹媽媽輕搖樹幹。
樹蔭遮去近午的烈日,微風送來清涼。

近百年日治時期的二層樓紅磚建築,一樓的天井,或許當年只是無心隨手往外丟的龍眼籽,因緣俱合,就這麼堅強度過數十寒暑,卻因為改建健康大樓即將拆除,要跟著相依偎的古建築走入歷史。

我唱誦著綠度母心咒:「嗡 達咧 度達咧 度咧 娑哈」,祝福此虛空間的有情生與無情生。

咒語在烈日下,溫柔飄散,龍眼花季已過,氣候不調,忽冷忽熱,大雨後烈日高照,枝頭未見一顆果實。臨旁的茄冬大樹媽媽,倒是結了秀珍的一串串寶寶。

唱著唱著,喜見樹旁滿地滿屋頂的茄冬寶寶。

今年冬季,林森南路上撿拾的茄冬,回春後也才孵出數棵,溫室中被我當寶貝ㄧ般天天呵護。

在此屋頂上惡劣的環境,仔細看除幼苗外,未見大些的植栽。推算幼苗該是近日雨後初生,在細小的縫中熙熙攘攘展葉。

或許,就在初春探頭,在下ㄧ個旱季,告別。

種子啊。能長成也具因緣。

落在樹旁,熱鬧一個春季,幸運的再往下,落倒天井土裡上,或許可以更幸運度過幾個春秋。

但是,這整個百年建築,已成廢墟,等待改建。連大樹媽媽也自身不保。

一生有多長?一命有多久?
我誇口說過,沒有一棵種子該被放棄,面對這燦爛的幼苗。
我一個人,兩雙手,救不了。

只有祝福。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117
新聞標題
人生,該不該冒險?
記 者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