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踩線】 省下一張火車票的少女雀躍

2017.08.28 | 00:56 AM    作者 │ 莊豐嘉    報導地點 │ 雲林縣 斗六    瀏覽次數 │ 898 檢舉文章
攝影/莊豐嘉
「我家是低收家庭,雲科大又是國立大學,因此各項補助費扣一扣,學費只要交750元就好,好省!」、「你知道嗎?本來我想讀嘉義大學,因為他們有教育系,雲科大沒有。但幸好沒選嘉義大學,因為火車票漲價了。」住在斗六離雲科大不遠的大一新鮮人臉上堆著憨憨的笑容,忍不住興奮地跟我述說她的近況。

省了從斗六到嘉義的火車錢,沒被車票漲價到,就足以讓一位今年才18歲的大一女生眉飛色舞,雀躍非常。作為聽者,心情卻感到有點沈重。

她還有點得意的說,她即將就讀的科系,全台灣只有兩所學校有設,因此未來的出路,應該比較不用擔心。

在天龍國的台北,天天刷悠遊卡上下學的學生,應該很難想像,跟他們差不多年紀的學生,錙銖必較到此地步。對於未來前途,有誰會需要想得遠?

她花了半小時從斗六騎機車來西螺的道之驛,參加週末舉辦的「雲林好物要花聲」公民記者培訓課程。雖然是雲林人,途中還是幾度迷了路。

在環境不好的情況下,她努力考上好又花費省的國立大學,更珍惜各種可能的學習資源,假日來聽免費的課,認識更多不同的朋友。

這不免讓人想起,台灣輕工業剛起飛年代、令人心酸的一首老歌「孤女的願望」一段歌詞:

「雖然無人替咱安排將來代誌
在世間總是著要自己打算才合理
青春是不通耽誤人生的真義。」

少女的心願,在我們的時代,應該更容易被達成是吧?

和女學生談話結束後,上網查了一下低收入戶的情況,發現整個雲林竟有變窮的趨勢。

根據統計,2015年雲林低收入戶暨中低收人戶相較去年同期,弱勢戶人口暴增5百戶,是近年僅見的「漲幅」。照官員說法,這一年之所以弱勢戶大幅成長,和放寬審查門檻有關,例如政府對弱勢者租屋補助過去要計入所得,該年起就不用納入。但是這項變化依然令人憂心。

再從全國的低收入戶統計來看更可發現,全台灣低收入戶約在11到12萬戶左右。從2014年的114,522戶、2015年117,686戶,到2016年的119,081戶。三年來也是逐年增加,平均每年約增加2千戶上下。相較之下,雲林低收入戶增加比例不可謂不驚人。

雲林雖是窮縣,但斗六是雲林縣治所在,居民家境一般亦稱富裕小康,相對台灣中南部縣市收入情況,甚至有過之無不及。但除了少數都會區之外,中南部人口外移、經濟不振,卻是普遍而不爭的事實。

貧窮很難消除,每個世代每個社會永遠都會有窮人,問題在於社會轉型之際,是否能夠提供充分而有力的支持系統,讓貧窮翻身的機會大增。貧窮才不可怕。

上述這位女學生確實受到政府對低收入戶補助的好處,但教育制度卻必須因應網路時代,跟得上世界發展趨勢,才能有效扶起更多貧窮的孩子。

斗六只是台灣眾多小城鎮的一個縮影。雖然經濟活力有待加強,但是當地豐富的文化資產卻令人感到驚艷。一個原本應該容易被台北媒體忽略遺忘的小城市,近來公民參與意識日趨強烈,透過許多文史工作者、社區協會及在地社區大學的努力,一股勃發的生命力正在煥然的騷動著。

台灣公民力量之強大,無庸置疑。重點是,這股生命力,必須被看見。在傳統主流媒體式微之際,在自媒體方興未艾的時刻,自我發聲一點都不困難。

只要懂得網路傳播的模式和技巧,從雲林到台北不應該是距離,更別說斗六到嘉義的民雄。相信年輕人,但更要給他們機會,年輕人的創意和新生的力量,偏鄉也必然愈來愈能掌握傳播的詮釋權。屆時,所謂鄉民,指的不僅是網路活躍的鄉民,還是讓偏鄉變仙鄉的可愛居民。
  • 透過openspace的討論方式,公民找到自己最想做的事。攝影/莊豐嘉

    雲林人的公民意識覺醒

  • 斗六雲中街一帶的日本舊宿舍群,十分迷人。攝影/莊豐嘉

    返鄉青年的創意讓小鎮重生

  • 斗六西市場一瞥。攝影/莊豐嘉

    斗六西市場菜市場永遠是台灣最迷人的地方

文章贊助累積金額:NT$0

回應

我要贊助

好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新聞編號
1071
新聞標題
【雲林踩線】 省下一張火車票的少女雀躍
記 者

贊助者資料填寫

姓 名
手 機
E-mail
贊助金額
取消